柳无邪徐凌雪

恋恋的依恋

1个月前 作者:幻想乡之恋

梦里千朝,实中一瞬;实里百岁,梦中须臾。

梦境与现实的时光流逝之差奇妙的让人无从想象,只是在刻意之中,这一场超过千载,跨越千秋的梦以百年的旅途,最终在梦里的西行妖下结束了。

睁开眼,广袤的绿荫,柔软的光便充斥眼球。

“回来了啊~”发出如此的感慨,活动着已不再被锁链束缚的手脚,陈安侧头看向陪伴自己沉睡千年,此时正在用温柔目光看着自己的九尾天狐,用手轻轻拥住她柔软的脖颈,陈安笑道:“蓝,这段时间,真是多谢你陪我了。”

“狐~”(我说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精巧的面颊轻蹭着陈安的脸,九尾天狐注视他的眸中除了万缕情丝外还有着无限坚定:“别说一千年,即便是一万年,一亿年,哪怕世界毁灭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哈哈,还真是让人难为情的发言呢。不过……啊,我也一样呢。”小声说出后面这句,陈安就轻轻拍了拍九尾天狐的头:“好了,既然醒了,那我们也应该去见见大家了。”

“狐~”(明白了。)九尾天狐点点头,然后伏下了身体。陈安翻身而上,紧接着,一道金色的旋风便从湖面驰过。

“爱诺尔,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们照看了,准备一下,今晚我们开宴会了啊~!”

在风中远去的声音中,在艾诺尔斯下出现的爱诺尔低声道:“遵令,吾主。”

……

穿过森林,越过空无一人的建筑群,在奔过广袤的平原,在陈安的指令下,蓝直接从艾诺尔斯的边缘一跃而出,然后就出现在了幻想乡的天空。

径直坠落的途中,蓝放声高鸣:“狐~”(安,我们先去哪?)

“人里!”狂乱的风吹散了声音,陈安却依旧理解了九尾天狐的话,抓紧天狐背上的毛发,肆意飞舞的长发遮住了脸庞,他大声道:“梅莉和霊梦她们都在那,我答应过她们,所以得先去接她们。还有美铃,她现在也在人里的寺子屋!”

“狐~”(明白了,坐好!)

仰天长嗥,在树枝摇摆的声音中,九尾天狐就仿佛奔跑一般的在天空化为一道金色的闪电向人间之里而去。

……

人间之里,梅莉等人暂居的家,屋顶。

“啊,好无聊~哥哥那家伙又失踪了,几天不见,到底又跑那里去了啊~~~”无所事事的在屋顶晒着太阳发呆,莲子突然不开心的打起滚来:“可恶可恶可恶!哥哥那家伙现在成天到晚就闹失踪,真是太可恶了啊!”

正在一边悠哉的喝酒,看见莲子打滚的的二岩猯藏吓得鼻梁上的圆眼镜都要掉了,扶好眼镜,放下酒葫芦,她赶紧伸手摁住了莲子:“你这臭丫头!这里可是屋顶哩!你又不是俺,这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咋办?会受伤的哩。”

“哎呦,煓藏你可真啰嗦,都死过一次了,区区受伤我怎么可能怕嘛?”说着在二岩猯藏看来算是胡言乱语的话,莲子却还是乖乖的不再打滚了。一轱辘从屋顶做起来,她双手撑着脸颊,愁眉苦脸的看着屋顶,就好像上面有什么花一样:“哥哥那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啊?早苗姐姐担心的最近天天放错调料,再这样下去,天天吃放错调料的料理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满脸悲剧,突然怨妇附身的莲子长吁短叹起来:“还有梅莉,最近也不知道染上了什么怪病,成天到晚说着旁边有人打转,偏偏每次都看不到人。今天更过分,拿着网兜想去把那个不存在的人抓出来,我看她真是脑子进水,闲的慌了!”

啊咧啊咧,这丫头咋突然这么多牢骚哩?侧眼看着叽叽歪歪、叽叽歪歪、叽叽歪歪,明明就是一个人叽叽歪歪,却还能没完没了的莲子,二岩猯藏真是有种拿块胶布贴在莲子嘴上,好让她闭嘴换自己一个清净的冲动。

可惜,从小看着长大的丫头,还真不忍心下这手。于是两只圆圆的狸猫耳朵折下,就打算无视莲子的叽歪了。

可是!二岩猯藏恨这个可是!但这个可是还是悲剧的发生了!原来是莲子不满二岩猯藏无视自己的叽歪,过来伸手把她耳朵拎起来,然后才继续开始叽歪。

二岩猯藏:“……”

嗡!嗡嗡!嗡嗡嗡!

像是有只苍蝇钻进耳朵不停地嗡嗡乱叫,面前还有一百只一模一样的苍蝇飞来飞去,听着莲子的啰嗦,二岩猯藏忍不住青筋狂跳。

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了莲子叽歪的抱怨了“够了哩!”大声打断莲子的叽歪,二岩猯藏怒视着她:“俺知道你不开心,但你能不能安静点哩?一直听你牢骚。俺的心情也忍不住变差了哩!”

“不能!”一点也不怕二岩猯藏气到炸毛的样子,莲子理直气壮的道:“因为猯藏你不开心,我就会开心。这样下来,我怎么可能让你开心嘛~”

二岩猯藏:“……”

二岩猯藏发誓,要不是因为莲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这暴脾气一定拿酒葫芦甩她一头包,让她变成和寺里的那些光头一样的造型!

心里恨得直咬牙,二岩猯藏当然不能拿酒葫芦甩莲子一头包——酒葫芦和莲子都舍不得,最后也只好一边垂头丧气的听着莲子发牢骚,一边呡着酒暗自悲叹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莲子这么个恶劣的丫头折磨。

对着可怜的二岩猯藏狠狠发了一通牢骚,只把她啰嗦的眼冒金星,一脸生无可恋之后,莲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停下了抱怨。大咧咧搭住二岩猯藏的肩膀,莲子笑嘻嘻的道:“猯藏,你能告诉我酒这东西究竟哪里好了吗?看你成天到晚酒葫芦不离手,就不怕哪天醉死在路边吗?”

“呸呸呸!你这死丫头别乌鸦嘴咒俺,小心俺真的生气哩。”气呼呼的晃着大尾巴,二岩猯藏哼哼道:“小丫头片子知道些什么哩?酒可是种好东西,一醉解千愁这句话难道没听过撒?”

“可我听得更多的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哎。”一句话把二岩猯藏夜的够呛,在她吹胡子瞪眼的表情中,莲子歪着脑袋开始卖萌:“而且前段时间我看猯藏你也不是你说的一醉解千愁,更像是我说的借酒消愁愁更愁哎?”

“啰、啰嗦!”被戳中要害,二岩猯藏顿时气急败坏起来了:“俺爱不爱喝酒,喝了酒是咋样是俺的事,用不着你这个死丫头来教训!用不着!”

“生气了?”见二岩猯藏大声说完就转过身一生气的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莲子挠挠头,忍不住困恼了。

“哼,别理俺,俺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怕被气死!”

以二岩猯藏的年龄和资历被莲子这么说,还提起了前段时间醉生梦死,以此消愁的丑态,她脾气再好也得生气!

发现二岩猯藏真生气了,莲子倒是真不敢继续口无遮拦了,她用肩膀轻轻撞了撞二岩猯藏的身体:“好啦好啦,只是开个玩笑,如果过分了我道歉就是了,干嘛这么较真啊?”

“俺不和你这恶劣的丫头较真,因为要是和你较真,俺早都被气死哩!”

“还说不生气,那你干嘛还不回头啊?”

在莲子开口示弱时,二岩猯藏其实早就消气了。她根本不是小心眼的人,加上十来年了,早就明白莲子什么性格,要是真的什么都较真,她也真的早该被气死了。

心宽气容才能悠闲度日,这点即便开始不知道,有某人示例也肯定明白了,更何况二岩猯藏早就明白了。之所以没回头搭理莲子,只不过是因为看到了正在河对岸和他招手的陈安罢了。

望着从不远桥上走来的陈安,二岩猯藏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咧嘴爽快的笑了起来:“嘿嘿,人还真是经不起念叨,那家伙终于回来了哩。”

“哎?”错愕的歪歪头,脑袋从二岩猯藏身后探出来,莲子也就看到了走进的陈安。

“哥哥!”一声惊喜的欢呼,莲子咻一下就直接从屋顶跳了下去,二岩猯藏和远处的陈安都下了一跳,前者因为莲子行为的突兀没反应过来,后者倒是一个眨眼就带着蓝出现在了屋子底下。伸手以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从天而落的莲子,他火冒三丈的呵斥:“这么高的屋顶也敢这样跳下来,以为是希娜和智代吗?不要命了啊!”

“嘻嘻,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接住我的嘛。”嬉皮笑脸的回复陈安的训斥,莲子可爱的吐吐舌头:“你看,哥哥不是已经接住我了吗?”

“你这死丫头……”被莲子的解释噎的无言,陈安叹口气也就不再教训她了。毕竟再怎么说,莲子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外号不知死活的调皮小丫头了,长大了……唉,总觉得长大了的莲子更让人觉得不知死活啊。

心中哀叹着这个可悲的事实,陈安就将莲子从怀中放下,他抬头看了看屋顶,除了探头关切往下看情况的二岩猯藏就谁也没看到了:“梅莉呢?早苗她们不在,梅莉怎么也没和你在一起?”

“我怎么知道。”不提梅莉还好,一提莲子就一下拉起了一张臭脸:“说什么觉得有人一直在旁边盯着,可问哪里有人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今天更过分,一大清早就说要去把那个不存在的盯梢人逮住,拿着网兜不知道跑哪去了。”

“网兜?”不仅陈安,一直随在他身后的蓝听到这个词也是哑然失笑:“先不提你说的那个人存不存在,就是存在,用网兜那种捕捉昆虫的的玩意能逮的住人吗?”

“所以我才说她脑子进水了嘛。”碎碎念的嘀咕着,莲子瞥了眼笑呵呵的陈安,脸更臭了:“哥哥你也是,隔三差五就玩失踪,太过分了喂!”

陈安耸耸肩:“什么失踪啊,只不过花了几天和漂亮姑娘游览一下四处的风光而已嘛。”虽然那只是做梦,时间也不知几天,但对于现实,的确也就几天罢了。

“纳尼!?!?!”声音一下提的老高,莲子气的一下蹦出去老远,指着陈安,,她激动得大骂:“居然为了和臭女人鬼混丢下亲爱的妹妹,我看透你了!哥哥,我今天终于看透你了!”

在蓝好笑的目光中,陈安故作无奈的摊手:“没办法,谁让小町不仅漂亮,胸还那~么大嘛~”

“小町?大胸?”不知想到了什么,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莲子背景一下就灰了,她绝望的看着陈安:“不会是、不会是……”

“啊,就是以前在神社见到的那个****那~么大,走一步晃两下,拿着大镰刀,穿着华丽衣服的漂亮死神。”完全看透了莲子的恐惧,陈安极度残忍的剖来她最不堪的回忆,顺便还不忘用手比划两下,以此来刺激莲子本就遭受毁灭性打击的神经。

莲子:“……”

低头看看自己勉强还算丰满的胸脯,再想一想当初曾见过的那个犯规级大胸,呃的一声,莲子顿感万箭穿心,生无可恋!

怎么、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胸啊!泪流满面,莲子就摇摇欲坠的走到一边蹲下,一边拿着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一边碎碎念:“胸大有什么好,又重又碍事……呜,我也想要那么好的身材,为什么不是我啊……呜呜,祝她****下垂,下垂……”

陈安哈哈一笑,然后大声道:“不要妄想了,小町是死神,身材是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变形的,认识了那么久,她可是一点没变呢。要是真羡慕,以后我可以让你感受一下身材好的魅力,被窒息的愉悦哦。”

致命一击!莲子呃!一声,就念叨着“哥哥我恨你!”这样的话随风而去了。

“啊呀呀真是个经不起现实残酷的丫头啊。”完全无视了自己的恶劣行径,陈安对于莲子那么容易就对生活丧失信心真是感到十分唏嘘。从屋顶落下就看到陈安如此行径的二岩猯藏不由吐槽:“喂,一回来就欺负莲子,你这哥哥还真是合格哩!”

“许久不见,一见面就承蒙猯藏你的夸奖,还真是不胜荣幸啊。”厚着脸皮把二岩猯藏的鄙视当成夸奖,陈安乐的直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