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千年的梦,只因有你在身边

2022-08-14 作者:幻想乡之恋

盯~盯~盯~

警惕的目光盯着不远处正悠闲哼曲烤着食物的男人身上,未有名的小小九尾闻着空气中弥散的食物芬芳,只感觉自己的小肚子在咕咕作响。

肚子好饿,已经好久没正经的东西了,那味道……好香!

被饥饿勾动腹中馋虫,小小的九尾一时间竟忘了警惕,不小心被那个烤东西的人发现了。

“咦,有谁在那吗?”

被发现了——大危机!

从没志气的腹饥状态中回复,小小九尾仿佛示威般,全身的毛发徒然倒竖。她用锐利的目光紧盯着那个人,决定在他有什么带有恶意的反应之后就冲上去咬他——才怪!是逃走才对。因为要是和人纠缠起来引来那些阴魂不散的阴阳师,她会有大苦头吃!

但出乎意料,那个人并没有和过去所欲见过她的人反应一般,没有她的九尾而惊恐,反而是笑眯眯的拿着手里的食物和她招手:“呐,看你的样子似乎蛮惨的,饿了吗?要过来一起吃吗?”

“……狐?”错愕的歪头,倒竖而起的毛发在小小九尾对上那邀请自己进餐的男人温和的、满是善意的目光后奇妙的的平复。

“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呢?)

陷入莫名的思绪之中,小小九尾偷偷地用眼角余光打量着那个男人,一副想上前却又不敢上前的犹豫姿态。

“喂,为什么不过来?”男人又是一声呼唤,手里用木枝插着的食物摇摆着在她眼中晃动:“是在担心什么吗?放心,我的手艺很好的哦~”

“狐~”(好奇怪的人。)

心中依旧充满着迟疑,但最终抵不住男人那一声声饱含善意的呼唤,小小九尾迈开小小的步子,慢慢的来到了男人身边。

“哈哈,你总算过来了。”发出愉快的笑声,男人压根没有询问小小九尾的意思,自顾自的就将浑身染满灰土,脏兮兮的她抱在了怀里。

“狐~”想挣扎却又不知为何无力挣扎,小小九尾在男人怀中扭动着身体,发出一声意义不明,满是不安的呜咽。

“呐,小家伙。看你的样子这么脏,一直没人照顾吗?”盘膝坐着,伸手在小小九尾毛发纠缠在一起,手感一点也不好的背上摸着,男人拿着烤好的食物喂着她的同时问道:“怎么样,我现在也是一个人,要不要做个伴,以后一起旅行呢?”

“狐!?”(你说什么!?)睁大眼看着第一次见面就发出如此重要邀请的男人,小小九尾惊愕之下,尖锐的牙齿不小心咬伤了男人的拇指。

“我说,一起走吧。”一点也没有对自己被咬伤的介怀,男人笑眯眯的揉着小小九尾的脑袋:“一个人旅行很孤单呢。难得有缘碰上,我们一起走吧?”

“狐?”(为什么?)

“谁知道,如果人生做什么事都要理由,那也未免太冷酷了吧?哈哈,怎样,和我走吧,有人结伴,不觉得是件很好的事吗?”

“……”小小九尾垂首沉默,似乎是用沉默来拒绝男人突兀的要求,但男人却似乎不这么认为,两手掐在小小九尾的前肢腋下将她高高举在半空,然后蛮横的替她下了决定:“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我叫陈安,小家伙,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九尾垂落,小小九尾轻轻张开嘴:“狐~”(我没有名字。)

“没名字……嘛,这可不行,你可不是普通人,我们以后的旅行可不短呢,要是没名字称呼怎么行。恩,看你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算有九条尾巴也肯定没啥文化,既然如此,我就动动脑筋,给你想个好听点的名字吧。”

“狐?”(可怜兮兮和我有没文化有啥关系吗?)虽说一直在艰难的流浪,但对于一些知识小小九尾还是知道的清楚了,恩,至少普通人知道的肯定没她多!

“没有!只不过是想嘲笑一下你的狼狈而已。”笑眯眯的说出一番令人气愤的恶劣话语,陈安就摸着下巴、皱着眉开始替小小九尾想名字了。思索片刻,他突然一个响指来了注意:“有了,看你这么狼狈,以后就叫你小白好了!”

小小九尾:“……”

完全没注意到小小九尾斜瞥自己的目光,陈安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这个名字好吧?嘿嘿,居然能想到这种好名字,大爷我还真是厉害呢!”

“狐~”(小白……先不恭维你取名能力的差劲和从狼狈这个词联想到白色的丰富联想了,我只想说,你其实是在给宠物取名吧?)

陈安:“……”

被戳穿真相的陈安尴尬的干咳一声,讪笑道:“误会,误会,我们可是命运的相会,怎么可能会把你当成宠物……啊,不说这个,既然你对小白这个好名字不满意,那我就给你换一个好了。”随着小小九尾越来越怀疑的目光,陈安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更是心虚的直接换了个话题:“白色不行,那就换个颜色。”

“狐?”(为什么非得是颜色?)

“啊啊,因为我有一个家人,她的名字就是以颜色定义的啊。”说到家人这个词,陈安脸上的轻浮之色顿消,随着溢满的是如海般的温柔。

“狐~”(家人……)小小九尾扬首望着陈安的脸,心好像被轻轻触动了,她甩尾轻鸣:“狐~”(啊,那就听你的吧……反正,是你给我取名。)

“哦吼,那就这样决定了,用明亮动人的色彩来成为你的名字吧。赤橙黄绿青蓝紫,神秘的紫是她的名讳,那么,稍退一步,用蓝来称呼你怎样?”

“狐~”(蓝色,和天空一样的颜色……唔,似乎是个不错的颜色呢。)

“哈哈,不仅如此,还是代表智慧的颜色呢。你是九尾,一定很聪明,这个颜色一定会适合你的。”

将小小九尾高高举起,陈安笑道:“怎么样,蓝,这个名字满意吗?如果满意,那么就这样定咯?”

“狐~”(随意你吧。)很是无所谓的态度,但小小九尾……不,应该是蓝久久压抑的心情却在此刻变得和天空一般清朗。

“哈哈,那么就这样吧,蓝。赶紧吃完,我们去附近给你找个地方洗洗澡,这么狼狈的样子可一点也没有蓝该有的优雅呢。”

“狐?”(咦,我应该优雅吗?)

“……我说的是蓝色。”

……

一月之后。怀里藏着蓝,头戴遮面的斗笠,陈安低着头匆匆从刚住了没两天的城镇离开。一边走,他一边小声发着牢骚:“蓝,你究竟惹了什么事,怎么和你认识了多久,我们就被人追了多久?你究竟和那些人什么血海深仇啊?”

“我也不清楚,因为从一开始被人发现后我就一直在被人追捕了。”从陈安的怀里探出头,蓝忧虑的看着路边不时经过的,打扮出众的那些僧侣、阴阳师:“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分开吧。你什么也不会,一直疲于奔命也不是办法。”

“嘿,说什么傻话!大爷可是绞尽脑汁给你取了名,那可就代表你从那之后就是大爷的狐狸了。居然会因为这种小事让我放弃你,是在看不起人吗?”态度稍显粗暴的打断蓝想离自己而去,从而避免让自己继续遭遇麻烦的念头,陈安毫不客气的将她的头重新塞进自己的怀里:“乖乖给我躲着,以后要是再敢说这种丧气话,小心我把你变成烤狐狸当午餐吃了。”

“可……”蜷缩在为自己遮风挡雨,给予无限心安的温暖怀中,蓝低鸣着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也说不出口。继续劝说陈安放弃自己吗?她想这样,却突然发现藏在这个怀中,不必再忧心未来,不必再彷徨的、自私的自己根本无法再继续呢。

虽然很歉意,但果然,好想……一直就这样下去呢。

“可恶!那群混蛋想要强大的式神真是想疯了!居然把注意打到蓝的身上来……该死,幼小的九尾好欺负,真当大爷也好欺负?一直躲着不动手不过是嫌麻烦而已……没完没了,还把最近被妖怪毁灭的村庄的罪孽全安到我们头上来……呵,看来真把我的好心当做软弱可欺了。”

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陈安瞥着身后再次跟上的那些尾巴不由冷笑出声:“好心当白痴给我惹麻烦的就算了,欲望蒙眼的家伙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轻笑出声,眼中冰冷一片的陈安装作不经意的用肩撞在一位腰配武器,迎面走来的人(山贼)身上,然后在那人满怀恶毒的怒骂中顺走他的武器,加快脚步离开了,

……

数月后,行色不再像当初那般匆忙,但陈安还是十分抱怨:“有没有搞错啊,都已经送那么多人去三途河找那些没事干的家伙们喝茶了,怎么那些人还不放弃啊,没对他们动手,是不是真把我当成好欺负的了?”

将肩上伏着的蓝拎在面前还摇了摇,陈安满脸郁闷:“除了尾巴多了点,你也没啥特别的,怎么就那么招人恨呢?”

“放手放手,要不然小心我挠你!”被陈安用单手拎着摇来摆去,蓝顿时愤怒的炸了毛,对他挥着小爪子张牙舞爪起来。

“脾气还这么差,到底哪里讨人喜欢了啊?”晃了晃张牙舞爪吓唬自己的蓝,让她垂着尾巴头晕目眩之后,陈安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她从新放回自己肩上。双手藏在袖子里,他迎着夕阳而去:“算了算了,以后去人多的地方给你伪装一下好了。虽然有些迂腐,但正直的人我可不想随便送他们去三途河报道呢。”

“呜啊呜啊,又欺负我!混蛋!给我看招!”

“居然敢挠本大爷帅气的脸……你才是看招啊!”

在蓝愤怒的鸣叫中,夕阳下的她和陈安开心的闹做了一团。

……

光阴似箭,悄然而逝。不知不觉,自一人一狐相遇之后,十数年的光景便过去了。

夜之下,在篝火旁陈安正靠着已经长大,身长足有数米长的蓝休息,一人一狐,身影皆被火光映的红扑扑一片。

“蓝,到现在,我们已经走了多久了?”

“不太清楚,不过冬天已经过了十六次,大概是十六年吧。”

“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吗?”小声牢骚一句,陈安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抱紧怀里蓝的一条尾巴,他不禁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不知不觉,蓝你已经从当初那毛躁的小鬼长成柔软的床……呃,是优雅的天狐了啊。”

“喂,你刚刚是在说我变成柔软的床了吧?”不满的嘶鸣一声,蓝就将自己的尾巴从陈安怀里抽了出来。但只是两个呼吸之后,她又把尾巴重新落回去,让陈安抱着蹭了。蓝气呼呼的撇开脸:“你这家伙,气人的嘴可是一点也没变呢。”

“哈哈,乐趣,那可是生活的乐趣。”摇头晃脑的说着这样的话,陈安乐呵呵的表情忽然消失了,他疲累似的闭上眼:“接下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为什么问我,这种事不一向都是你决定的吗?”

“就算我在勤快,偶尔也会偷个懒嘛。”

“呵!居然好意思说自己勤快,能告诉我刚刚就知道打盹,让你做饭也不动,只会使唤我这只连手也没有的天狐准备晚餐的是谁吗?可恶!已经烧了好几次尾巴了呀!”蓝回望自己的尾巴,咧着尖尖的嘴,苦大仇深。

“哎呀呀,人生在世应该潇洒自在,胸襟宽广一点。些许小事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嘛。”

“那不是小事!”蓝激动得竖起耳朵:“好多次了,每次烧了尾巴你都说会帮我,结果最后还是我在动尾巴……可恶!要知道有一次我的九条尾巴可是差点全被烤熟了呀!”

陈安浑不在意蓝控诉中的怨气,反而还轻松的用她毛茸茸的尾巴蹭脸:“可最后不是还一条都没烤熟吗?看,毛茸茸的,摸起来多软多舒服啊。”

“居然这种态度……不给你摸了,无情的家伙!冷血!”

抱着的软软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徒然消失,这让陈安忍不住郁闷了:“喂喂,我哪里无情了?你烧了尾巴那次不是我照顾你,尤其是九条尾巴都差点烧着那次,最后照顾了你大半年,什么事也没让你做的究竟是谁啊?”

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用身体压在蓝的身体上,然后用胳膊勒住了她的脖子:“都那样做了居然还说我无情,你这只笨狐狸可真敢说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