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迷途竹林的日子

2022-08-14 作者:幻想乡之恋

正当无边的黑暗开始涌向陈安的意识时。

“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力量冲破了束缚,从他的心灵深处涌了出来。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温暖在他的全身蔓延着,最终蔓延至了他的脑海中。

在那瞬间,黑暗被温暖的白光驱散。而在那光之中,他似乎看见了什么。

那是深埋于心底的遥远回忆……

……

金色柔曦的阳光下,一位金发小女孩正无助悬挂于悬崖之上。

“救命啊!”

……

美丽平野上,少女无忧无虑的笑着。

“哥哥,哥哥……”

……

暗夜之下,星海帷幕被拉开成为少女陪衬的背景,她张开手掌,自信满满的样子。

“愚蠢的哥哥!你是永远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

看着眼前陌生而亲切的男人,少女疑惑不解。

“你……是谁?”

……

陈安沉默着想着这个问题。

“是啊,他是谁?”

无从得知,只是眼睁睁望着那背负着所有所有的男人背影,慢慢的在他的记忆中远去。

沉默而卑微的消失在地平线之上。

随着他的远去,那愉悦的、轻松的、悲伤的、沉重的、被遗忘的梦境也渐渐模糊,直至再也无法回忆为止。

“呜呜!”(陈安……)

而在恍然间,陈安好像听见了少女的呜咽声。

他缓缓睁开眼,直视着天空黑暗,心中困惑不已。

又是无法回忆的……梦吗?

陈安不清楚,只是莫名感觉胸口有些沉重。

他一看,发现是射命丸文正把压在自他的胸口,脸上还流淌着泪水。

射命丸文看到陈安睁开眼,顿时欣喜不已。

她泪眼婆娑的用脸在他胸口蹭着,呜咽起来。

“呜呜……”(陈安,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呜,吓死我了。)

“哎呀,乌鸦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哭啊?”

陈安看着射命丸文哭哭啼啼的,顿时吓了一跳,赶忙坐起来就替她擦眼泪。

他摸着射命丸文翅膀安慰起来。

“不哭,不哭。来,气一个好了。”

听着陈安笨拙的安慰,射命丸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亲热的又蹭了两下,然后猛的一口咬在了他的胸口。

“呜呜!”(让你骗我!讨厌鬼。还有不准叫我乌鸦。)

陈安不知道射命丸文为什么咬他,不过看到她不哭了,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咬的也不疼。

他捏捏射命丸文脸蛋,十分惊奇。

“咦,乌鸦姑娘,你为什么不发飙了啊?是我摸得太轻了吗?”

奇了怪了,摸翅膀居然没生气,难不成哭傻了?

不行,为了乌鸦姑娘的心理健康,他必须牺牲一下。

陈安想到这,顿时就大义凛然的又在射命丸文的翅膀上乱摸起来。

射命丸文:“……”

她斜眼瞅着正一脸大义凛然占她便宜的陈安。翅膀不自然抖抖。

原本还想骂两声,却莫名发现,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奇怪,怎么一下觉得这家伙顺眼起来了?

陈安并不知道射命丸文心态转变,只不过发现她怎么不生气,顿时无趣起来。

他偷偷撇撇嘴,就停手了。

“嘁,居然没有反应。真是无聊。”

心里嘀咕两句,陈安就抱着射命丸文重新靠在了竹子上。

陈安将袍子垫好,又让射命丸文枕着他大腿躺好,就安抚起来。

“好了,乌鸦姑娘。你该睡觉了。”

射命丸文不满嘟着嘴。

“呜呜!”(别喊我乌鸦,笨蛋!)

射命丸文呜呜两声,却很快就睡着了。

她本来就没睡饱,之前还哭了那么久,现在当然困啦!

陈安靠着竹子轻轻拍着射命丸文背,他抬头看着黑茫茫的天空,心中有些茫然。

他总感觉他的心就和现在的天空一样,被沉重感压抑着找不到一丝光亮。

陈安很是疑惑。

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是中毒了,而且还不轻。

可为什么现在却一点事都没有?

还有那个想不起来,却又让他感觉沉重难受的梦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仅仅只是梦,又或者是……回忆?

不得而知,所以陈安不再去想。

这些没有头绪的事真是想的让他头疼!反正已经捡回一条命,何必再去想那么多呢?

胡思乱想,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陈安摇摇头,甩去那些烦恼,然后用脚一钩,顺手就把掉在钩过来的笋给捡了起来。

他打量了两眼那被落叶灰尘沾满的笋,便挑干净地方咬了两口。

陈安砸吧砸吧嘴,下了结论。

“有点苦。”

他得出了这个早就知道的答案,就将手里的笋给扔远远的。

首先是笋脏了,不能吃了。

第二,他忽然觉得不是很饿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生笋太难吃!

反正也不饿,还虐待自己舌头和胃干嘛?

再说了,身边就有一只大乌鸦,等到时再饿的受不了,想办法炖了她就好了嘛。

陈安眯着眼打量着睡着的射命丸文,心里连连点头。

嗯嗯,这么大一只,够吃一个星期的了。

而且又白又嫩,煮起来肯定很好吃。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睡梦中射命丸文忽然打了一个哆嗦。

顺便一提,陈安明明不饿,为什么还要吃上两口笋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他应该不会再中毒了,无论什么毒!

所以陈安打算试验一下,看看作死感觉怎么样。

可惜,生笋太难吃,所以他放弃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