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2

2022-08-14 作者:幻想乡之恋

又一天。我继续教育笨蛋魔王。

“好,上次教导失败,我们再来,这次我们说的还是距离问题。”

说到这我无奈的拍了拍桌子。

“能拜托你,以后不要一有时间就偷偷摸摸的跟在小爱的身后好不好?就算要跟,拜托你的技术也好点,就那么光明正大的大摇大摆的跟在小爱身后,你是来搞笑的吗?”

这个蠢货,真是没药治了,就那烂技术还天天玩跟踪,怪不得被爱丽丝当成变态,要是我,谁要是有本事像她那样来几天?管她是谁,直接一棒子敲死拖去埋了。

“呜……人家就是喜欢小爱嘛。”

神琦嘟着嘴有些委屈,她用力的挥着手就不满的反驳道:“难道不行吗?”

我靠,我们说的好像不是同一件事吧?我叫你不要跟踪爱丽丝,你和我说你喜欢爱丽丝干嘛?这事魔界谁不知道啊,还用得着你说!

而且,犯了错态度居然还敢这么嚣张,欠揍啊!

想到这里我顿时一个手刀砍在神琦的头上,没好气的道:“闭嘴,听我说。”

“呜,好疼。”

神琦瘪了瘪嘴不敢说话了。

谁让她和爱丽丝打好关系的关键在我的身上呢。

看到神琦老实的样子我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

“好了,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估计让你不跟踪小爱是不可能的了,那我就给你想个办法,提高你的跟踪技术不让小爱发现吧。”

“真的!?”

神琦大喜,“什么办法?”

……

第二天。

我对着因为跟踪失败而显得垂头丧气的神琦破口大骂。

“我去,神琦你这个家伙的有多蠢?!啊!我都教你如影随形咒你居然还能被小爱发现,你能再蠢一点吗!!!”

“呜,是小爱太警惕……好啦好啦,人家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出声的啦。”

神琦原本还想找借口狡辩的,不过看到我生气的样子顿时怂了,耸拉着脑袋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她心里也觉得有些沮丧,呜,为什么一直忍不住呢,小爱的可爱真是太犯规了,呜……

看着神琦沮丧的样子,我也是哭笑不得。

唉,这个家伙没救了,明明只要不乱来就不会被爱丽丝看见,可她?明明玩尾随玩的好好的,居然因为没被爱丽丝发现得意的笑了出来,最后因为受不了爱丽丝困惑的可爱表情居然还扑上去了,我靠!害得我事后被爱丽丝埋怨了半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

……

这之后,我又给神琦想了很多办法,可那家伙还是死性不改,反而粘爱丽丝粘的更厉害了,真是拿她没办法。

唉,看样子只能大爷我亲自出马了。

这一天。

“砰砰……”

我敲响了爱丽丝的房门。

“老师,你找我有事吗?”

爱丽丝打开房门看着我有些困惑。

“咳咳,是这样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然后将藏在身后的那朵狗尾巴花拿了出来,路边顺手摘的。我厚着脸皮道。

“爱丽丝,成为我的新娘吧!”

嗯,像爱丽丝这种大小姐,我拿狗尾巴花这种路边的野草向她求婚,她肯定会生气的拒绝,然后去找母亲抱怨的。

这样神琦就可以趁机和爱丽丝缓和缓和关系了。

嗯嗯,一定会这样,大爷我真是太机智了!

就在我为自己的机智得意不已的时候,爱丽丝的举动却让我跌碎了眼镜。

她居然没有直接拒绝,然后生气的用这朵狗尾巴花甩我一脸,反而接过了我手中的那朵狗尾巴花,然后脸就像天边的晚霞一般,红润润的。

“老师,虽然这礼物很简单,不过我很开心,但我们的发展太快了,你给我一点时间,小爱一定会成为一位合格的新娘的。”

说完她的脸都快红的滴出血来了,却还是踮起脚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不好意思的关上了门。

我:“……”

不对啊!被害羞的爱丽丝关在门外的我突然捶胸顿足泪流满面起来,因为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小爱,我用那么马虎的方式求婚,你不应该生气吗,为什么要答应,为什么啊~

呜……小爱,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总而言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千万,千万千万不要答应啊!!!

……

事实证明,我的愿望太天真,爱丽丝完全没有一点反悔的样子,反而每天都在拿着一本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书在埋头苦读。

书名是……《如何成为一名好新娘》

我靠,不行,本大爷得准备跑路了,不仅因为爱丽丝,还有神琦那个变态女儿控!

她在知道我像爱丽丝求婚后,差点气歪了脸,然后……然后她就决定和我结婚!

因为她觉得我和爱丽丝结婚后肯定的睡在一起,然后她也和我结婚,她就可以天天和爱丽丝睡在一起了。

******,她这是什么神逻辑?神琦你的羞耻心呢?告诉我你的羞耻心呢!!

我向爱丽丝求婚还不是为了她?现在居然敢算计我?不行,不说我一个大男人被女人逼婚丢脸,就是真的和她结婚,我怕自己也被她影响变成一个变态,反正时间也快到了,白莲的封印也解决了。

跑路,我一定要跑路。

不过在跑路之前,我却是又一次找到了爱丽丝。

“小爱,今天我送你个礼物。”

“哦?”

爱丽丝有些困惑。

“把你上次做的那个叫上海的人偶拿出来。”

“是。”

爱丽丝闻言便找出了上次她做好的人偶,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

我接过上海,手在上海的身上摸过,白色的光耀动。

“算是补上上次的求婚礼物了。”

我嘟囔了一句。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毕竟是真的求婚了,要是真用狗尾巴花当求婚礼物我可丢不起那脸。

随着我的嘟囔,奇异的事发生了,上海活了过来。

“咿呀!”

获得生命的上海眨眨大眼睛,就高兴的在空中飞来飞去发出咿呀的声音。

“老师,为什么上海不能说话?”

爱丽丝听着上海咿呀咿呀的声音有些困惑。

“因为是人偶,没有声带啊。”

我解释道,其实是爱丽丝没做,我嘛,是忘了补了,不过既然都这样了,我也懒得去加了,因为很麻烦。

顺便一说,明明决定和我结婚,为什么爱丽丝还叫我老师?

……

我再一次孤身上路。

“呐,需要我把那个一线牵除掉吗?”

“不用了,反正基本不会见面了,留着也无所谓。”

呵,就当留个纪念吧。

纪念……

……

从魔界溜了出来。

我来到了一条无数怨灵起伏的河边。

河边是无数盛开的曼陀罗。

亡者们在漫天飞舞的曼陀罗花瓣中迷茫的前行。

我饶有兴致的走到河边就看见了一位拿着镰刀的红色死神。

小町疑惑的看着我。

“喂,你是活人吧?为什么来到三途河?”

“哎呀,这是这个世界的地狱吗?”

准确的说,是这个星球。

“这个世界?”

小町一听,顿时满脑子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小町,你在干什么?”

这时一位严肃的少女走了过来,她一棒就打在了死神的头上。

“工作时间不准闲聊!”

“哇,好疼!人家没有偷懒啦!”

在小町吃疼的喊叫声中,严肃的少女转头看向我,“生者,你没事跑到三途河做什么?”

“玩啊。”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严肃的小妞,啧啧,有点像刚见面时的神子呢。

严肃的不像话。

“什么!”

映姬恼怒起来,悔悟棒就生气的敲在了我的身上,宣判道:“你有罪!”

“咦!”

然而在映姬和小町惊异的目光中,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什么啊,居然敢打我。”

我有些生气,靠,大爷正因为被神琦逼婚跑路而不爽呢,既然你送上门来就算你倒霉了。

“你要付出代价!”

我说着就拉过惊讶的映姬,在小町震惊的目光下一口亲在了映姬的唇上,得意的说到。

“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

嘿嘿,这次轮到我逼婚了,不得不说,强抢民女的感觉真不错。

“哎!?为什么还有我?”

听到我的话,小町有些苦恼,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谁让你就在旁边,而且还是这小妞的小弟。”

接着我理所当然的又补充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是,你的胸很大,可以和她的平衡一下。”

绿头发的这个小妞胸部太平了,还是这个大胸养眼。

“胸小?!”

回过神,映姬大怒就是一悔悟棒敲了过来。

“哇,去死,你这个变态色狼!”

……

嘿嘿,真是没想到,那个绿头发叫做映姬的小妞蛮纯情的嘛,只是被我亲了一口居然真的答应当我的老婆,虽然看上去还是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啧啧,不过我也无所谓,反正也没打算真的对她做什么,正好现在没地方去,还赚到了一个老婆加一个陪嫁丫鬟,总而言之真是赚到了。大赚特赚啊!

……

这一天因为无聊我开始给小町灌输我那些对付映姬的歪门邪道起来。

嗯,顺便一说,小町就是那个陪嫁丫鬟,幸运的大胸死神。

“所以说啊,要让映姬放松下来就得让她找到发泄压力的地方,所以你以后就要和我学明白吗?”

我得意洋洋的道。

嘿嘿,对付像映姬这种严肃的家伙就得不要脸。

而且,天天板着个脸不累吗?

“和你学,我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小町腹诽。

她才不要每天都像我一样被映姬追的在三途河到处跑呢,真是丢人。

看着小町的表情,我立刻就知道了她的想法,又给她出了一个鬼主意。

“那就多偷懒,映姬看见了肯定揍你,心情自然好了。”

以映姬严肃的性格,看见小町偷懒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教训她,到时候发泄完了心情自然就会愉快了。

嗯,说不定追我的时间也会少了。

“呜……我是沙包吗?”

小町哀鸣起来。

真讨厌,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吗?

……

“……”

一天,我正陪着小町喝酒,却突然在船上的那些亡者中看见了熟人。

那被我救起,后来还垂涎我美色而嫁给我的女人。

“怎么了?”

看着我突然发愣小町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我摇头,眼神有些复杂。

“我和这些人一起去映姬那吧。”

“嗯?哦,上来吧。”

嗯,顺便一说,三途河的那一套规矩对我没用。

……

是非曲直厅。

映姬一敲悔悟棒,指着面前的女子,大声喝道:“你有罪!你的罪就是你对这个世界来说没有意义!”

女子不服,面露哀切,她大声的反驳说道:“那么这个不肯接纳我的世界就没有罪吗?”

“不肯接纳吗?”

躲在一旁,我喃喃自语。

切,怪不得当初会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其实是没地方去吗?

……

“哟,这不是映华小姨子吗?怎么,今天又瞒着映姬来找我麻烦了?”

我喝着酒,看着气势汹汹向我走过来的映华调笑起来。

她叫四季映华,是映姬的妹妹。似乎对我成为她姐夫非常的不满,所以她经常瞒着映姬来找我麻烦。

不过这个笨蛋小妞也真是不长记性,明明每次都被我气的快哭快哭的跑掉,过一段时间却还是又傻乎乎的送上门找气受。

啧啧,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欺负她了。

“混蛋,我才不是你的小姨子,把姐姐还给我!”

映华嘟着小脸气鼓鼓的道。

“哦哦,不是小姨子吗?那你也当我妻子怎么样?”

我笑的更开心了。

听到我无耻的调戏,映华顿时挥着悔悟棒暴跳如雷。

“姐姐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变态色狼,给我去死啊!”

……

我在远方静静地看着被我带坏此时正躲在三途河畔边喝酒偷懒的小町,和发现她偷懒正怒气冲冲走向她的映姬,沉默了一下离开了。

……

……

“呀,人类发现!”

我正懒洋洋的靠着一块大石头晒着太阳,突然一位长着双角的金发少女从一旁跳了出来。

她指着我大声说到。

“来战斗吧,人类!”

我一愣,果断的摇头,开什么玩笑,大爷我可是文明人,打架什么的最讨厌了。

“不要!我可是文明人。”

听到我的话,萃香又自信的道。

“除了战斗其它也可以比试,反正我一定会赢。”

“哦?”

我眼珠子转转,狡诈的笑起来。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来比尿尿吧?谁尿的远谁赢!”

“啊,你耍赖!”

萃香脸红了。

“是你说什么都行的,那来吧。”

我顿时反驳回去,真是的,既然不行就别说大话嘛。

“呜,我认输,这怎么可能比嘛!”

萃香鼓着脸丧气的认输了。

果然,人类真是太狡猾了。

……

“喂,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萃香认输,我露出得意的笑。

“混蛋,我是鬼,不是小鬼!”

萃香怒气冲冲的道。

“哎呀,都一样,不都有一个鬼嘛。”

我狡辩道。“

快点说你的名字。”

“一样个头啊,那你为什么不是女人?女人男人不都有一个人吗?”

嘀咕着,萃香撇过脸有些不爽:“干嘛要告诉你!狡猾的人类。”

“嘿,一个手下败将还这么嚣张,不是说鬼很豪爽的吗?难道……”

我斜着眼,一脸鄙夷。

“你果然只是个小鬼?”

“小鬼你个头!居然敢看不起我,决斗,我要和你决斗!”

萃香气的跳脚。

“不要,我可是文明人,傻瓜才和你决斗。再说了,我已经赢了好不好。”

我不屑一顾的样子。

以为我是笨蛋吗?

“那个不算,不算!”

萃香气急败坏。

“谁说的,明明是你说什么都能比的。”

“但也不能比谁尿的远啊……”

萃香憋气不已,这怎么可能赢嘛,就算能赢,这么没有廉耻的事,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和男人比嘛。

“嘿嘿,我不管,反正你自己说自己认输的,快点告诉我你的名字,要不然小心我到处去说你的坏话。”

我看着萃香郁闷的样子嘿嘿直笑。

我真是太聪明了,不得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一个**烦。

“无耻才对。”

我:“……”

靠,莲华你总是在不该出声的时候出声,快走快走!

看着我脸上的笑,萃香强忍着一拳打过去的冲动,不情不愿的道:“萃香,伊吹萃香。”

“西瓜?一脆西瓜!?”

恶意的歪曲了女孩的名字,我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伊吹萃香啊混蛋!”

萃香再次怒道。

“哦。”

我一本正经,露出严肃的表情保证到,“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不叫你西瓜。”

“哼!”

“对了,西瓜给我倒个立来瞧瞧。”

萃香:“……我能宰了你吗!”

萃香用力的咬着牙道。

看着萃香牙咬的咯咯直响我有些心虚,不会逗过头了吧?

“哈哈,开个玩笑嘛。”

想到这里我急忙干笑起来,掏出了两只大碗。

“来,刚才的比试不算,我们喝酒,谁先趴谁就算输!”

“嗯?”

萃香有些狐疑,这家伙不会又出什么鬼主意吧?

不过算了,萃香得意一笑,跟她比酒量,哼哼,这个人类真是自寻死路,她赢定了!

事实证明,萃香想多了,被灌趴下的是她才对。

“哈哈,萃香,你还是输了,这次可别说我耍赖。”

看着醉倒在我腿上的萃香我得意不已,这个傻瓜,酒精对我可没用啊!哈哈哈哈……

……

在萃香清醒过来后,我和她一起去了妖怪山,在那里我混的是如鱼得水,好不痛快。

因为妖怪山的鬼族全是酒鬼,而酒精对我又没用,结果,嘿嘿,大爷我只要无聊的时候就会拿着酒碗从山脚喝到山顶把鬼族全部喝翻。

哈哈,无敌真是寂寞啊!

……切,说的也是呢……

……

“喂,陈安,来比试吧!”

萃香拉着另外另外三位鬼族四天王气势汹汹的向我围了过来。

“把酒交出来!这次我们一定会赢的。”

“嘁,一群手下败将。”

我不屑的掏出四只酒碗。

“那就来吧,看你们这次输了还有什么话说!”

一群傻瓜,整个鬼族一起上都赢不了我,现在就凭你们四个?真是不知死活。

……

“喂,萃香,勇仪,这东西给你们。”

我掏出一个葫芦和一只酒碗递给了两位鬼族四天王。

嗯,剩下的两位,因为我无聊的时候经常给她们将故事,结果一个跑去当仙人,一个成佛了。

话说,鬼成佛真的没问题吗?真是诡异。

“什么啊?”

萃香困惑不已。

“好好带在身上哦,这可是能自动造出美酒的宝贝哦,能让你们永远的喝下去。”

我微笑起来。

“嘁,有你不就好了,真是多此一举。”

萃香撇撇嘴,却还是接了过去。

……

“哟,莲华,结果现在又是我一个人了。”

远远的看着妖怪山,我有些自嘲。

“呵,突然有些不习惯。”

明明在那里呆了那么久都没啥感觉,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喜欢多愁善感呢?

“放心好了,我会陪你的。”

“……多谢了。”

……

……

“好大的青蛙!”

破旧的庙宇,我看着面前的青蛙雕像发出了惊叹。

那个家伙这么无聊,弄了个这么大的青蛙雕像?

“哇!失礼的家伙,居然敢对我不敬,看招!”

在我惊叹时,一位身穿映满青蛙图案裙子的女孩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她生气的拿着帽子就朝我拍了过来。

“我靠,有偷袭。”

我急忙侧身一避,然后顺手一提就将偷袭的少女拎在了手上。

“嗬,小妞,居然敢偷袭,想死啊?”

“放开我,你这个亵渎神明的混蛋!”

就算被我拎在手上,诹坊子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挥着帽子踢着腿还想动手。

“笨蛋,都在我手里了居然还不长眼的想对我动手,真是嫌命长了吧。”

诹坊子不知死活的举动让我有些不满,都落在大爷我手里了还这么嚣张,真是欠收拾。

于是我用力的抖了抖手,就让诹坊子眼睛转着圈圈,头晕脑胀起来。

“呜,欺负人……”

被我的举动弄得晕乎乎的诹坊子顿时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切,就这还神明,真是没用。

听到诹坊子的悲鸣,我不屑一顾。

……

繁华的城市。

“哇,陈安陈安,有人来找麻烦了。快点来帮忙啊!”

我正悠哉的晒着太阳,忽然诹坊子的呼喊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哦哦,来了,来了。”

我打了个哈欠,心里有些抱怨,就我这弱不经风的样子你叫我上去凑什么热闹嘛,真是的。

我慢悠悠的飞过去,反正听诹坊子的声音也不像很急的样子。

我悠哉的来到事发现场,就看着一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女人正和诹坊子对恃着,看着那个身后有着御柱的小妞我顿时干笑起来,因为看起来这次来找麻烦的小妞好像很不好惹的样子,靠,怪不得诹坊子叫我过来,还是看能不能和平解决,要不然就找个机会趁早溜吧。

这么一想,我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笑嘻嘻的道:“打打杀杀的多不好,不如坐下来喝杯茶吧?”

“……”

场面顿时僵了下来。

“你是白痴吗!!!”

正在对峙的两个家伙身上的斗志顿时一消,对着我大喝起来。

诹坊子有些气急败坏,“这家伙可是来找麻烦的,你居然让她坐下来,你搞什么啊,白痴!”

“没错,我可是来抢地盘的,你居然让我喝茶,想死啊!”

来找麻烦的小妞也是一副很无语的样子。

“哎呀,抢个地盘嘛,那么严肃干嘛。”我还是笑嘻嘻的样子,“既然不喝茶,那就来喝酒怎么样?这个城市也有我的一份,要是你赢了我就把我的那份给你怎么样?”

反正这些破信仰对我也没有,我又不是靠信仰吃饭的,要不是诹坊子不同意,我早撂挑子不干了。

嘿嘿,现在正好,来了个收烂摊子的。

……

“混蛋,快点给我起来,不要装死!”

看到我才喝了一口就醉倒在地,诹坊子有些不满,就算真的不喜欢被人信仰也不要装的这么明显好不好?

以前和她喝酒的时候我可是黑洞量……把她灌醉了醒过来还在喝,无论几次都一样。

“呼呼……”

“去死!”

看到我无动于衷反而还打起呼,诹坊子顿时青筋暴跳,直接跳起来就是一脚向我肚子踩了下来。

“呼呼……”

我不理她,因为要是真的醒过来,这烂摊子就不好扔了,于是装睡着的我一个只能侧身躲开了诹坊子的袭击。

“去死去死去死!!!”

诹坊子更火了,不过不顾一脚接一脚的就踩了过来。

“呼呼……”

于是我滚的更欢了。

神奈子看我和诹坊子好像踩蟑螂一样的打闹喝着酒顿时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

刚才就是要和这样的家伙抢地盘吗?而且以后还得一起生活,他们两个到底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城市的?糟糕,突然有点失去信心了。

……

“呜,陈安。”

“干嘛。”

正和神奈子拼酒的我看着诹坊子期待的样子有些奇怪。

“我们成亲吧。”

“噗!”

我和神奈子嘴里的酒同时喷了出来。

我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摸了摸诹坊子的额头,“很正常啊,怎么说出这种话?”

不会傻了吧?

“你才烧傻了呢!”

诹坊子不满的打开我的手,她振振有词的道:“我可是神明,神明哎,找的夫婿当然要风流潇洒,文韬武略,天下盖世……”

她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要求,然后又道:“虽然你一点也没有。”

莲华:“噗嗤。”

我:“……”

你逗我!?

神奈子也是无语的样子,“那你还要和他成亲?”

“谁让我看这个混蛋顺眼嘛。”

诹坊子嘀咕起来,“再说了,一起生活了几百年,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这个家伙看光了,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可以嫁吗?我可不想当一辈子没人要的老处女。”

“咦,说的有些道理。”

神奈子一听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就双眼放光。

日,这家伙不会也学诹坊子来这套吧?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竹海,我摸了摸怀中那从竹中抱出的婴孩露出了微笑,看着手中的那张纸轻声念了出来。

“蓬莱山辉夜,你的名字吗?”

“嘻嘻。”

婴孩挥着手发出开心的笑。

来着孩子脸上的笑,我也忍不住笑出来。

哈哈,小家伙,以后多多关照咯。

以后我便带着小辉夜来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小村庄当起了奶爸。

虽然既当爹又当妈的日子过得有些忙碌,不过倒还算悠哉。

慢慢的,当初只会哇哇叫的婴孩出落成了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

一天。

“哥哥大人,辉夜捡到一个人哎。”

小辉夜从门口跑进屋大叫道。

虽然辉夜是我带大的,不过我从来都是让她叫我哥哥,至于父亲,叔叔?拜托,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哦?”

我惊讶的应了一声,随着小辉夜走到了门前。

一位衣裳简陋,脏兮兮的小女孩倒在了门口。

我偏了偏头,总觉得这一幕在哪见过。

“算了,懒得想了。”

在小辉夜的欢呼声中,我将小女孩抱进了家。

反正对我来说几个人都一样,看看情况,要是愿意,就让这个小鬼留下吧。

我的心肠好?别开玩笑了,只是想让辉夜多个玩伴罢了,没错,就是这样。

“你叫什么?”

看着清醒过来的小女孩,我问道。

“藤原妹红。”

小女孩这么应到。

妹红吗?名字蛮不错的嘛。我点点头。

还有,藤原,哈哈,看样子有可能捡到一个不得了的小鬼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