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71-咸鱼

2022-08-17 作者:施定柔

连续十五天,闵慧早起晚归,除了上班就是去天鹰山训练,韩奕全程陪伴,手把手,教得认真仔细。她偶尔会在基地碰到辛旗,有时是他一个人,有时带着苏全,次数不多。每当遇到,韩奕都会招呼大家一起用餐,回家时辛旗会顺路带上她。

关于收购,由于辛旗三缄其口,碰了几次壁后,闵慧就不再多问了。

消息层出不穷、业内看法不一,唱好的有之,唱衰的更多。大家普遍认为以观潮的规模和实力,BBG想在短时间内一口吞下绝非易事,必定是一场鏖战。

闵慧焦虑到不行,每天除了看财经新闻,就是缠着曹牧问这问那。

数据显示收购仍在进行中。

BBG和圆茂集团以收益互换和二级市场的形式继续买入观潮股票,合计持股比例达到百分之十后,二度举牌。

观潮内部,高管们为了应对突发状况天天开会,却并没有大的动作,更没有明显的反击。闵慧因为已经在走离职程序,反而比较清闲,天天窝在办公室里修bug,一直熬到正式离开观潮,程启让都没来找过她。

本以为自己在观潮的最后半个月一定会过得很惨,程启让肯定会来找碴,没想到他居然按兵不动,就连研发部的会议也不来参加了。

“也许是因为你弟的那篇报道,”曹牧猜测,“他需要避嫌。这时候找你报复,容易落人口舌。再说他现在应该忙到焦头烂额吧,想使阴招也来不及了,你已经辞职了。”

令闵慧想不到的是,程启让的确没去找她,而是直接找到了辛旗。

就在收购进行得如火如荼的空隙,程启让约辛旗去滨城西边的一个度假村泡温泉,美其名曰“坦诚相见”。

水池就在一块巨岩的背后,用鹅卵石垒成圆形,四周林木环绕,浓荫密布。

温暖的泉水在寒冷的秋天冒着团团的白汽,远远望去,还以为森林中拱伏着某种吞云吐雾的怪兽。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聊了一会业界的趣闻,程启让笑着说:“Ethan,这么害羞?泡个澡也不脱上衣。”一面说一面敞开双臂,搁在鹅卵石上,露出结实的胸肌。

“怕冷。”辛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过敏性鼻炎。”

“我一直想问你,”程启让说,“来中国几年了?”

空气很冷,比它更冷的是两人为了掩盖彼此的敌意而努力营造出来的氛围:一种冷淡的礼貌和假装出来的随意。

“这可不好算,”辛旗淡笑,“我生在中国。”

程启让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辛旗的表情很难解读,完全看不出内心的态度。

“我调查过BBG,也调查过亚太分部的业绩。”程启让吸了吸鼻子,“你干得不错,运气也不错,这几年你挣了很多,在谈判场上也算是老手了。”

“过奖。”

“但你哥的运气就不如你了,比如说他参与投资的‘虎鲸三号’……”

辛旗顿了一下,没有接话。

“听说这座钻井平台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钻机?最大钻井深度有七千多米。很可惜运营了不到两年就遇到了15级飓风,沉了。不但沉了,还有大规模的原油泄漏。当地政府要罚款,动物基金会要环境补救……你哥这亏空的几十亿美元,到现在还没填完吧?BBG的股东们会让你拿出那么多钱来买观潮?”

辛旗不以为然地抬了抬眉:“有钱可赚,为什么不干?”

“所以,只是财务投资?没那么简单吧?”

辛旗淡笑不语。

“你的操作策略无非是通过杠杆并购拿到股权,再抵押股权获得资金,”程启让看着远处的林梢,“你这么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在北美、在东南亚你都干过。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一次你的杠杆系数至少是20倍以上。这么高的筹资成本,你手上正在经营的业务怎么办?不需要钱周转吗?鱼见食而不见钩,人见利而不见害——这么多钱打进来买观潮,然后呢?账上浮盈,想卖也不能卖,一卖就违规……能支撑多久?欲多伤神,财多累身,该收手就收手吧。”

“你是在指点我怎么做生意吗?”

“不敢。我知道你没那么大的胆,你的生意在中国开张没几年,不过是仗着背后有个苏中和。但这个人你了解多少?你想借力打力,他可是出了名的老奸巨滑。你指望他,他可不一定靠谱,一旦出事,人家脚底抹油跑得飞快。”他一字一字地说,“跟我斗,你的弹药足够吗?”

“食得咸鱼忍得渴。”辛旗说,“我不着急,投资观潮是因为看好观潮。”

“Comeon,Ethan,说点实话。短线持仓、获利抛售——这就是你的目的?”

“你说是就是呗。”

“又或者你想参与观潮的运营和管理。怎么运营?怎么管理?你懂吗?”

“我不懂有人懂。”

“看来你还真是不打算停手了?”

“停手?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是在玩吗?”辛旗说,“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干脆告诉你。我们对观潮的持股比例即将达到15%,明天会第三次举牌。到时候BBG就是你们的第一大股东了。”

程启让的眸光定在辛旗的脸上,猛地收缩了一下。

“我会向董事会提出申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交罢免现在管理层成员的提案。”

“哈。”程启让哂笑,“说来说去,是要赶我走?”

“没错。”

“因为闵慧?”

“很难懂吗?”

“真的不懂。”程启让摇头,“一个女人、一件小事而已,何必牵扯出一大群人、一大笔钱来陪你玩感情戏?说到底你也是在商界混的,这种作法太可笑了,我无法苟同。”

“这不是一件小事。”辛旗冷冷地看着他,“当闵慧遇到你时,她的人生还没有完全开始,你却把她逼得不想活了。一报还一报,现在轮到你了。”

***

次日,BBG三度举牌,辛旗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已经增至百分之十五,超过观潮的最大股东景瑞实业,成为观潮的第一大股东。

观潮开始反击。

各大股东开始增持股份,景瑞实业很快就夺回了最大股东的宝座。

此时的闵慧却是避入深山不闻世事,专心致志地学习滑翔伞,并很快拿到了A级证书,开始独自带伞进行一百米以下的低高度飞行。A证到手后,她很快开始了B证的培训,渐渐已能在300米以上的高空独自飞行。

由于辞职待业,空闲时间增多,闵慧便将苏全接过来跟着自己居住。辛旗没有反对,因为观潮的控股斗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他自己无暇顾及,忙到头不点地。

程启让的性骚扰丑闻被众多媒体转载,一时间成为股民热议的话题。他再一次为自己辩解,说一切都是诬告。为了应对股东的讯问,迫于压力,观潮的HR更换了新的负责人,针对员工的投诉,表示会“严肃对待和调查每起性骚扰指控”。无论在公关上做得如何冠冕堂皇,内部的人都知道,大股东们对于程启让的“丑闻”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是件小事,被对手拿来做文章,风头过后,一切将重归平静。毕竟在他执掌下的观潮日进斗金,是行业的标杆。

一日下午,闵慧带着苏全去医院拿药,想着好久没见到周如稷了,也没见他更新朋友圈,不知近况如何,就顺便到他的办公室去看看。来到肿瘤科一问,护士说正在手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闵慧于是想,那就换个时间再来。

电梯等了半天也不来,闵慧牵着苏全向安全楼梯走去。路过住院部的走廊,忽觉有个人影尾随自己,开始也没介意,那人脚步沉重,皮鞋拖地,在她身后一米处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闵慧回头一看,觉得眼熟,蓦地想起就是紫珠去世前在她病房门外见到的农家汉子,名字叫张永根,连忙止步问道:“大哥,是你呀?”

张永根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苏全,木然点头:“你是周如稷的妻子,对不对?”

“前妻。”

“这是你的儿子?”

“对。”闵慧摸了摸苏全的脑袋,“全全,叫叔叔。”

“叔叔好。”

张永根看着苏全,颤声问道:“多大了?”

“快四岁了。”闵慧答道,“大哥,上次你说儿子要动手术,动了吗?”

“动了。”张永根眼睛一红,咬牙抽泣起来,“死在手术台上了。”

闵慧“哦”了一声,记得护士说过他儿子病情严重,找了很多医生都拒绝手术,当下也不觉得惊讶,正要安慰几句,不料张永根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儿子是被周如稷害死的!”

他的笑声越来越大,神经质地说:“上手术台的时候还好好的,进去了就没出来!周如稷斩了我的根、断了我的后——他这辈子也别想好过!我也要他尝尝儿子死掉的滋味!”

说罢就向苏全扑去。

闵慧急得将苏全往旁边一推,叫了声“快跑!”,不顾一切地迎上去和张永根厮打起来。

她会一些散打,勉强抵挡了几下,张永根力气太大,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狠命地往楼梯下推去。闵慧痛得尖叫起来,又怕他去追苏全,死死拽住他的袖子就是不放手,两个人互相拉扯着一起滚下了楼梯……

事情发生得太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两人已从十几级水泥台阶滚了下来。闵慧只觉后腰一阵钻心的疼痛,咬着牙想爬起来看看苏全跑掉没有,早有两个保安冲过来将张永根按倒在地,闵慧听见苏全哇哇大哭,叫着“妈妈!妈妈!”

一位医生过来检查她的伤势,叫她别动,怀疑有骨折。摘下她的一只鞋让她动一下脚趾。

脚趾能动,医生松了一口气,叫来三个护士,小心翼翼地将她移到担架上,送去拍片。结果是盆骨右内侧骨裂,所幸没有移位,周如稷做完手术听到消息赶过来,看过片子说情况不严重,不需要手术,保守治疗就可以了。

“怎么保守治疗?”闵慧在病床上问道。

“卧床休息四到六周,等着骨头自己长好呗。”周如稷拍了拍她的脑袋,“算你命大,要是伤到脊椎就麻烦了,有可能终身瘫痪呢。”

闵慧屁股痛到抓狂,也只能是哭笑不得:医生就是医生,果然见怪不怪。唯一心疼的是钱,自己刚刚辞职,没有医保。周如稷解释说,这张永根的儿子病入膏肓,他本来是不接的,但经不起张永根天天来求,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就决定试它一把。为了让周如稷同意手术,张永根也在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说愿意接受一切风险。手术开始还挺顺利,十几公分的肿瘤被完全剥离,大家还没开始庆贺,就在缝合的时候,小孩忽然心跳骤停,医生护士努力了半天也没救回来。本来不是周如稷的过错,张永根偏偏接受不了。天天来医院哭喊,说周如稷杀了他的儿子。

“这张永根——不会再来找你了吧?”

“不会了,已经抓走了。”

闵慧看着坐在一旁的苏全,见他一脸苍白,显是受到不小的惊吓,紧紧抓住他的手问道:“全全,你没事吧?”

“妈妈我没事,我跑得快。”

“确实没事,我已经检查过了,”周如稷笑着摸了摸他的脸,“全全又长高了。”

“对了,抽空帮我给辛旗发个短信,就说我骨折了,暂时没办法照顾孩子,让他过来把孩子接回去。”

“已经发了,他还没有回复。”周如稷说,“全全先放在我这。你这边也由我来照顾。骨科床位紧张,你大概可以在这里住五、六天,做些理疗,出院后你需要回家卧床休息至少一个月——我是指严格卧床喔,二十四小时都不要起来的那种。”

闵慧一下子急了:“那……要想方便怎么办?”

“都在床上解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