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63-伤心小分队

2022-08-17 作者:施定柔

闵慧回到滨城的第二天,程启让受伤的消息已传遍了公司。

在观潮的十几年,程启让没请过一次病假。每天五点起床晨跑,八点坐车到公司上班,天天如此,雷打不动,工作上高度自律。十分不巧的是,他从北京回来的当晚,昏迷数月的郑澜终于去世了,作为女婿和CEO,他不得不出面办理丧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郑澜是他的老师又是他的父亲,在事业上不遗余力地培养,又把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他,可谓恩重如山。

见过他的人回来都说程启让这一跤“摔”得太惨了:鼻梁踏了,半张脸肿了,出席活动时戴着一个工字形的矫正面罩,虽是透明材质,看上去像个青蜂侠。再加上掉了一颗门牙,在如此肃穆的场合,说话一直漏风,让人哭笑不得。在业界一贯“稳重自持”的他,这么狼狈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还真是头一回。

没人相信他伤成这样是因为“摔了一跤”,一时间谣言四起、八卦横飞、员工们展开想象的翅膀,脑补出各种版本的故事。

由于北京之行只有闵慧一人随从,同事们纷纷跑到她这里来打探消息。

闵慧自然是装糊涂,只把事情的经过悄悄地告诉给了曹牧。

“多亏殷大哥教了我几招,我每天早晚练习,终于派上了用场。”闵慧很想放声大笑,又怕被人听见,只好压低嗓门,“没想到程启让这么不经打,真是太爽了,恨不得再来一百遍!”

见她得意忘形,曹牧推了她一下:“如此暴力殴打上司,就不担心有报复吗?”

“辛旗说程启让肯定不会报案。一来是他侵犯在前,我这属于正当防卫;二来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这种新闻要是捅出去——太丢人了!”

曹牧淡笑不语。

“再说,他能报复我什么,开除吗?”闵慧两手一摊,“那就开呀,我求之不得。开除了我就不用遵守竞业协议了。”

曹牧一边叹气一边摇头:“我看你啊——过于乐观了。”

午饭时间,闵慧一反常态地去员工餐厅吃了一份杭椒炒肉,太辣,只得又点了一杯冻柠茶。餐厅里很热闹,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在工作群里回微信。

过了几分钟,她听见身后传来嘻笑声,扭头一看,后排的餐桌上坐着三个女生,正在窃窃私语。其中一个高挑靓丽,说一口带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她认得是市场部的张芷蕊,以前是林熙月的同事,不算太熟,但见面会打招呼,走廊碰到也会聊几句。另外的两位只是眼熟却不认识。

闵慧主动地“嗨”了一声:“芷蕊,你们交头接耳地说什么呢?”

张芷蕊鬼鬼祟祟地勾了勾手,示意她坐过来。

“我们早就想来找你了,闵慧。”张芷蕊说,“谢天谢地——你又回来了!”

闵慧心想,我回来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她笑着问道。

“程启让到底是被谁打了,你肯定知道。”张芷蕊一本正经地说,“快说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我要请这个人吃饭!”

闵慧不动声色:“听说是摔了一跤。”

“拉倒吧,这种伤,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了。”其中一个圆脸、波波头的女生说,目光中难掩兴奋。

“介绍一下,这是游戏部的安晓荷。”张芷蕊指了指波波头,又指着另一位中分直发、穿着白色套头衫的女生说,“这是工程部的方舒晴。”

闵慧假装板脸:“大Boss受伤了,你们这么幸灾乐祸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把他阉了才好呢!”张芷蕊切了一声,“闵慧,我们知道四年前在你身上发生的那件事——是真的。”

闵慧正在喝茶,听见这句,身子微微一颤。

“因为后来……在我们身上也发生过了,”安晓荷轻声说,“只是对象不同而已。比如芷蕊,只要跟程启让一起出差,就肯定要被吃豆腐。我嘛,是被部门里的男同事明里暗里各种调戏。晴晴一入职就被丁艺峰盯上了,天天把她单独留下来加班……”

“去HR打报告呀!”

“报告了又怎样?你的例子摆在这里。HR根本不认真去查,生怕把大BOSS给查出来了。”张芷蕊半是辛酸半是苦笑,“我们几个既没你优秀,也没你胆大,唯一跟你相同的是我们家里都穷,都需要这份工作……”

“所以就选择沉默?”

“我们成立了一个‘伤心小分队’,几个女孩定期聚会,互相支招,抱团取暖。本来还有个米可儿,她实在受不了辞职了。”张芷蕊说,“上次在商场见到她,她说自己在看心理医生。”

“咱们女同胞应该团结起来,搜集证据。”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军奋战,没想到居然找到了同盟,闵慧就像打了鸡血,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起动手改善咱们的工作环境。”

“说来好笑,自从你回到观潮,程启让就再也没来找过我,大概是把火力全部集中到了你一个人身上。”张芷蕊又说,“我总算过了几天舒坦日子。”

“郑依婷呢?她就一点也不知道吗?”闵慧很惊讶,“她在公司里安插了不少眼线吧?”

“郑依婷现在根本不来公司了。”方舒晴说,“她爸这几年不是身体不好么,加上程启让的官司虽然赢了,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无风不起浪。郑澜为了大局选择力保,心里难免不犯嘀咕,我听说那段时间他俩的关系迅速恶化。那一年程启让的业绩考核明明超过前一年的两倍多,郑澜却以这件事为由,拒绝兑现对他的股权激励,程启让心中非常不满。”

张芷蕊点点头:“郑依婷也气疯了,把程启让身边的人——不论男女——只要是让她起疑的全都调走了。她本来就有严重的公主病,向来不管公司的事,我记得以前在她桌上看见一张‘Todolist’,上面只写了三行:睡觉、化妆、遛狗……”

听到这里,闵慧忍不住噗嗤一笑。

张芷蕊继续又说:“这两年她终于醒过来了,决定做点好事拯救老公的名誉,就接管了老董事长名下的爱心公益基金,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保护动物、救助流浪猫狗之类,现在越做越大,心思全部都放在了那里。”

闵慧看着她们,认真地说道:“对付程启让这种人,逃避是没有用的。”

“我们懂,只是没找到有效的办法。欢迎你加入‘伤心小分队’,欢迎你向我们介绍战斗经验。请问,能把你拉进我们的讨论群吗?”

“当然可以。”闵慧机智地眨眨眼,低声道,“我先送个见面礼吧:你们猜得没错,程启让是被人打了,打他的那个人——就是我。”

“你?一个人?”安晓荷掩口,“真的?”

“怎么打的?你仔细说说。”张芷蕊兴奋地拉着闵慧的衣服,“我太想听了!”

“为了对付他,我苦练了几周的散打……”闵慧将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见她们听得津津有味,连忙又道,“打架这种事,不要轻易去试,我也是被迫防卫。”

方舒晴双手支颐,露出一脸向往的神态:“散打?这是个好主意,我明天就去报个班!”

“别太乐观。”闵慧叹道,“程启让要是没喝酒的话,我多半还是打不过他的。大家还是以搜集证据为主。”

“什么算是证据啊?”

“短信、录音、字据之类一切可以拿出来作证的东西,而且要在第一时间向HR报告,情况严重的报警。就算HR不肯认真去查,留下一个详细的记录也是好的。”

***

闵慧以为程启让要为岳父办丧事无暇顾及自己,没想到报复很快就来了。

没过两天,丁艺峰就以“工作任务不饱满”为由,将观潮的另外一个主打的AI产品“同光AI诊疗平台”塞到闵慧团队的手中,要她们负责管理。

闵慧认真地看了一下,觉得这个产品做得不错,卖得也好,心想,观潮里面果然有能人,自己以后说话做事还是谦逊一点比较好。

“同光可是咱们研发部的王牌产品哟,”丁艺峰不无骄傲地说,“客户比较多,我们对他们的意见非常重视。程总的意思是,希望你们团队能与客户直接对接,有什么问题我们这边第一时间派小分队去现场解决,越快越好,不要让客户那边有太多的Crush。”

闵慧听罢微微皱眉:“我们是技术部门,一般情况下,不直接跟客户打交道。客户使用我们的产品出现问题,应该首先向客服部反映。”

术业有专攻,客服部的人才是最会跟客户打交道的人,又嘴甜、又耐心。搞技术的人很多都是急脾气,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程序上说是这样,但是太耽误时间。而且很多技术问题客服部的人根本不懂,最后还是要来问你,不如由你们直接与客户去谈,既显出了我们诚意,又减少了沟通的成本——一举两得。”

闵慧只好接受,第二天,办公室的电话就被客户们打爆了,各种抱怨各种骂,总结下来就是三条:同光平台的performance不好,速度慢,crush多。

闵慧连夜派出小分队奔赴祖国各地大小县市上门咨询、解决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