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12-追逃

2022-08-17 作者:施定柔

女护士耳语了几句后,童明浩放下球拍跟着她走到闵慧面前。

“远房表姐,”他好奇地伸出手,“你好。”

尽管看过照片,也许是发型变了的缘故,眼前的小伙子与照片上的童明浩很不相同,多出了几分男子气,健康、白净、一身的健子肉,完全不像个病人。

唯一与常人不同的是他的眼睛。

闵慧从没见过这么拘谨的目光,偷偷摸摸、闪闪烁烁、像一只老鼠。为避免与人直视,说话时摇头晃脑,似乎在找一个角度把自己藏起来。

然后就是他脸上经常会浮现出一种诡秘的笑容,跟谈话的内容无关,也不在节点上,荨麻疹似地忽然出现忽然消失……

闵慧的心沉了沉,涌起一种不好的直觉:这个弟弟——恐怕不好相处。

妄想症患者对陌生人比较猜疑,不能贸然见面,必须由信得过的人引荐才能消除顾虑。所以见面之前医生让值班护士先跟童明浩打了个招呼,又让童天海给儿子打电话介绍这个“表姐”,最后亲自出马陪着过来——就是为了不让童浩明对闵慧的身份起疑。

“你可以叫我慧姐。”闵慧笑着说。

“这位是?”他指了指辛旗。

“慧姐的未婚夫。”辛旗亲切地握手,“旗哥。”

“我们见过吗?”童明浩抓了抓脑袋,“我爸以前没提过我有一个表姐啊。”

“所以是远房的嘛。咱们小时候见过,后来联系不多了,我住在滨城。”闵慧不动声色。经过多日练习,撒谎这件事她已驾轻就熟,说入戏就入戏,“你爸最近身体不好,让我们过来接你回家。”

医生、护士在旁边添油加醋。

“你表姐挺辛苦的,为了接你,火车加汽车一共坐了十个小时。”医生说。

“你姐夫一大早出门,给你买了最新鲜的香瓜。”护士说。

“那我去收拾一下行李。”童明浩左看右看,终于意识到大家都在催着他出院,“给我十分钟?”

“需要帮忙吗?”

“不用。”

“我去叫司机。”辛旗说,“咱们在大门口见。”

“我去办出院手续。”闵慧摸出银行卡,想起了医生的吩咐。

***

一切顺利,三人坐上了出租车。辛旗坐前排,闵慧、童明浩坐后座。

车一启动,闵慧就觉得童明浩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他开始不停地抖腿。

不是那种因为害怕而引起的自发性抖动,而是故意摇晃,好像就想让坐在身边的闵慧心烦。

他抖了大概有十分钟,闵慧装作不知道,也不敢告诉坐在前面的辛旗。

为了分心,她主动聊起了一些男生们喜欢的话题,足球啊、电玩啊、音乐啊、时事政治啊……

闵慧特别讨厌聊天,属于分分钟把天聊死的那种,为了苏田的弟弟决定拼了,平生第一次天南地北地聊了个不亦乐乎。

童明浩不接话茬,她就尬聊。

尬聊也不响应,她就各种提问,从明水的风俗到市场的物价,从二人转到小沈阳,最后感觉自己就是在自问自答——童明浩最多“嗯”一声,表示在听。

很快,辛旗也意识到不对劲了,也加入到尬聊的队伍当中。

看见大家都在聊,司机觉得自己也得说点什么,于是乎讲起当地的新闻、新闻讲完讲历史、历史讲完讲特产……事实证明,最能聊的还是司机,他一开始说话,大家都没声了。

这个时候,童明浩的腿终于不抖了。

闵慧松了一口气,没过五分钟,他又开始不断地扭脖子,不断地看向窗外。

“怎么啦?”闵慧问道,“是不是有东西落在医院里了?”

“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童明浩压低嗓门,“已经很久了。”

辛旗瞟了一眼车镜,后面的确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不是一辆,而是一排。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是在马路上。

小轿车与他们保持着一段正常的距离。

在见到童明浩之前,医生向他们交待了一些与妄想症患者打交道的方法,第一点就是:不要硬碰硬地指出病人的想法是错的。他们本来就没有逻辑。比如他说自己是美国总统的儿子,你就不能说他不是。

第二点是:也不能假装那个妄想就是真的,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想得没错。

所以辛旗做的是第三点,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只是提出一两点疑问,迫使他启动逻辑思考。

“是吗?后面是有一辆车,但我没看出来它在故意跟踪。”辛旗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那是一辆黑色的奔驰。——那是大哥的专车。”

闵慧的心“格噔”一跳:糟糕,犯病了。

辛旗于是说:“沈师傅,咱们开慢点,让后面那辆奔驰先走。”

司机立即减速,奔驰发现他们变慢,换了一个车道,超车而过,很快就不见了。

“你看,跟踪的没了。”闵慧递给童明浩一听雪碧,“喝点水吧?”

“你们错了。它开得那么快,是想赶到前面去寻找伏击地点。”童明浩急得开始猛抓自己的脖子,“车里一定有狙击手!”

闵慧还没反应过来,童明浩忽然大喝一声:“停车!立即停车!”

司机将车停到路边,还没停稳,童明浩就推开车门,跳出车外,向前面的草地跑去。

车里三个人的第一反应是以为他想找个地方方便。但很快意识到不是,因为草很高,他用不着跑那么远。

“哎——喂!明浩,等等!”

闵慧、辛旗拔腿就追。

七月的阳光非常刺眼,下车时,两人不约而同地戴上了墨镜。

闵慧边跑边说:“他今天走得急,可能忘记吃药了。”

“等下抓到他后怎么办?继续走还是送回去?”辛旗问道。

“必须得抓吗?”

“你觉得他会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吗?”

“我觉得我们跟本跑不过他!”

闵慧说得是真话。论个头,童浩明与辛旗相当,但论体格,他比辛旗健壮得多,膀大腰粗,体重至少多出十几公斤。

在草地上跑了十多分钟,童明浩钻进了树林。

追了一会儿,两人也钻进了树林,前面的童明浩忽然停了下来。

“明浩!”闵慧叫道,“别跑!我是你表姐!”

“别过来!”童明浩叫道,“我知道你们是大哥派来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