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02-浅水湾

2022-08-17 作者:施定柔

在河里不知道扑腾了多久,闵慧终于游到岸边,爬到岸上。不顾浑身瘫软,跑到马路上拦住一辆车请求司机报警。

了解完情况后,警方立即展开搜救,消防队也赶来了,大家决定兵分两路:一队人马沿着江岸进行地毯式搜索,另一队人马开着快艇在几公里的河面上来回搜寻。五十多人找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找到李春苗。天亮后扩大搜救范围加入更多自愿者,还叫来了蛙人、打捞队均一无所获。汛期水速每秒三米,在这样的水域落水除非是游泳高手,很难生还。

民警说,李春苗敢于跳水救人,说明水性不错,或许还活着,有可能从别处上岸,之后会想办法回家,让闵慧耐心地等一等。

打捞队的人说,木水河水况复杂,沿途流经无数乡村城市,最后汇入大江,流向东海。落水者如果死亡,不知会漂到哪里,很难找到尸体。这种事每年都有发生,让她准备后事。

接下来的三天,警方调动更多救援力量、去更远的下游打捞,仍然一无所获。闵慧被叫到派出所讯问,做了登记和笔录。一开始,警方还不肯排除刑事立案的嫌疑,毕竟她是最后一个见到李春苗的人,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可以是舍己救人,也可能是谋财害命。

可是,宾馆的监控显示,两个女孩的确是一前一后走出了大堂;前台服务员也证实春苗临走前曾问过闵慧的去向;桥上的监控拍下了她跳水前的一瞬间,从观景台上摘下了一个救生圈,与闵慧身上的那个完全吻合……综上所述,才把它定性为一次“救人遇难事故”,按意外失踪人员处理。闵慧这边也没什么责任。

接待她的民警姓陈,广东人,大家都叫他陈Sir。陈Sir安慰说,警方这边会继续寻找,会通知她新的进展,但也让她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救援的黄金时刻已经过去了。

这几日闵慧几乎通宵不寐,白天跟着救援队四处搜索,晚上就守在手机旁等着警方的最新消息。她反复回忆那天发生的情景:春苗果断跳入水中,迅速找到她,先后两次将她托出水面,很显然是有水中救生的经验。她因此抱有侥幸的心态,此时此刻,听陈Sir的语气,春苗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了。

原本沉重的心更加恐慌……

陈Sir说,接下来的重点是落实春苗的身份,通知她的家人。

闵慧于是配合警方检查春苗的行李,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行李很少,只有一些换洗的衣裳和旅行用品。那个鼓鼓囊囊的小包里装着一袋槟榔和一包化妆品,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闵慧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的入住,尽管客房里住进了两个人,前台没有多问。她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因为坚持要付一半的房费,春苗用过一次钱包,应该是在那件黄色冲锋衣的口袋里。至于手机,临睡前春苗用过,还说要加她的微信,之后一直放在床头柜上充电。次日闵慧从河里回来时,手机已经不在了,但充电线还插在墙头,应该是夜晚出门时带走的,如今多半泡在水里。

她后悔没加她的微信,这么话唠的一个人,朋友圈里应当有很多蛛丝马迹吧?

闵慧和陈Sir翻了半天行李,只找到一张大巴车票,春苗是从“玉空”站上的车,车票上面没有任何身份信息。

“如果人找不回来的话,这些行李该怎么办?”闵慧问道。

“让宾馆先保管一下,找到家人就交给他们。”陈Sir看着一脸愁容的她,“你呢?打算什么时候走?”

闵慧愣住,她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我不走,我要见到她的家人。”

陈Sir的目光很怪:“你确定?”

“有什么不妥吗?”

“这种时候,家人的情绪会很激动,会找人发泄……”

“那就全部发泄到我身上好了,”闵慧不禁痛哭,“毕竟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好好的一个人没了,肇事者总不能跑掉吧?”

“你们都是好姑娘。救人的事情是她自愿的,你也不算是肇事者,”陈Sir叹了一声,“既然你么想,就多住几天吧,我先走了。”

临行前,闵慧想起春苗还有件上衣挂在浴室里,于是进去把上衣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遍,翻出一张黑色的卡片:“这个东西有用吗?”

那是一张XX影城的会员卡,上面印着春苗的名字和卡号。

陈Sir眼睛一亮:“有用,这种会员卡一般是和手机绑定的,我回去查一下。”

次日,闵慧浑浑噩噩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错过了早饭,于是去二楼的咖啡厅点了一个松饼和一杯咖啡。服务员是位四十来岁的大婶,听说了她的事,特地找她说话:“姑娘,人找到了吗?”

闵慧看着她,摇了摇头。

“唉,警察太不给力了。到时候家属来了哭天喊地,看他们怎么交待。”

“他们已经……尽力了。”闵慧的声音开始哽咽,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滴。

“别哭啊,姑娘。你看你,眼睛都哭肿了。”大婶递给她一张纸巾,“怎么说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两个都没见着,就还有一线希望。”

希望,有么?看热闹不嫌事大,闵慧又开始心烦,大婶您能让我安静一会儿吗?

大婶认真地擦着桌子,忽然又说:“对了,她胖不胖?”

“嗯?”

“那个女孩,胖不胖?”

“不算胖。”

“跟你说喔,以前有个胖子掉进水里,吓得晕了过去,跟着水流漂出去一公里后忽然醒了,半夜里游到岸边湿淋淋地跑回家敲门,把她老公吓到半死……”

这话有极大的视觉效果,闵慧正在喝咖啡,差点呛到,脑海立即浮现出一个类似的场景,心中又萌出了一线希望。

如果真是这样,她不会害怕,只会喜极而泣。

可是,离事情的发生已经过去四天了。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气候——再过几天,只怕连尸骨都找不齐了。

想到这里,闵慧问道:“大婶,您知道附近有什么人会接这种落水打捞的工作吗?”

——打捞队撤出后,闵慧曾私下里找过他们,希望能继续打捞,费用由她个人支付。队长解释说,不是不肯帮忙,最近汛情严重,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溺水翻船事件,实在是忙不过来。

“附近倒是有些渔民,没人愿意干这种活儿,不吉利,都叫他们是喝死人汤的。”大婶想了想,又说,“对了,你去过浅水湾没有?”

“浅水湾?在哪?”

“木水河大桥往南,三公里左右,有一道河湾。那里经常会出现从上游漂来的浮尸。谁家要是出了这样的事,一直找不到的话,会去那里等。我有个亲戚的儿子是去年落水的,全家人都疯了,不吃不喝地找了三天三夜都没找到,最后去了浅水湾,七天后发现了他……已经面目全非了。”

***

闵慧来到浅水湾时,发现这地方在当地人心中相当有名。司机一听到浅水湾三字,第一句话就问:“姑娘,找人呢?”

她虚弱地笑笑。

“别一个人去呀,”司机又说,目光停在她的胸上,半笑不笑,“会害怕的。要不,我陪你一下?”

“不用!”闵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车钱甩给他,气呼呼地下了车。

“好臭的脾气,鬼上身吗?”司机在她身后阴阳怪气地说。

“再胡说我报警了!”闵慧掏出手机,司机连忙开车跑了。

浅水湾是一处安静的河湾,水流在这里转了个圈后被岩石阻挡忽然变缓,水很脏,漂浮着许多从上游冲下来的垃圾杂物。

河边有个帐篷,一个胡子拉茬的男人正蹲在水边刷牙,肩上搭着一个毛巾,看样子五十出头。闵慧不知道他是来干嘛的,跟他道了一声“早安”后,自己沿着河湾走了一圈,边走边看。

关闭